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光陰在皺紋裏行走

——寫給2012
  
  小時候,很喜歡掛鐘,固執地以為它是童年最美麗的一道風景。我那時天真地認為,光陰被一個神秘的仙人放在了掛鐘裏,在老房子堂屋的“噠噠”聲中,我乖乖地聽著左右搖擺的鐘擺發號施令。天天淩晨五點,睡意朦朧的我會被掛鐘渾厚慈祥的聲音叫醒:“當——當——當——當——當——”,“孩——子——快——起——床——”。然後打個激靈,極不情願又無可奈何地起床準備去幾裏之外的學校上早讀。伴隨著母親的叮嚀和大姐的目光,穿行在寂寞的街道和幽深的小巷中,我拉長聲音,喊著同村的夥伴,清脆的聲音和著猶響在耳邊的悅耳鐘鳴,在鄉村靜謐的早晨飄蕩……
  上初中第三年,已經流行手錶和電子錶了。看到許多同學佩戴著不同顏色腕帶的表在我面前有意無意的炫耀,心中如塞滿了爬山虎的莖須,癢癢的。因為家裏窮,不好意思向母親開口。曾經學習成績很好深受老師喜歡卻因父親有病執意退學的大姐知道了我的心事,便用她走街串巷賣冰糕的錢悄悄給我買了一只紅色腕帶的手錶。我欣喜若狂,帶著它看光陰在秒針的行走中流逝。
  後來,我考上了師範,生活變得豐富多彩了。驟然發現,光陰還可以藏匿在項鏈墜裏隨著心臟一起跳動,可以棲身在漂亮的小飾物裏和人們一起遊戲,可以鑲嵌在華美的掛曆間冷眼無聲地看人們或慌慌忙忙或氣定神閑地奔走於愈來愈熱鬧的世間。
  現在,只要一走進辦公室,電子檯曆像黎明前趨於黯淡的星星閃爍著,拿出手機,打開電腦,率先映入眼簾的還是時間,這些讓我心慌意亂:光陰是不是太匆匆了?無聲無息,了無痕跡。我想念有掛鐘的日子,想抓住光陰的形跡。
  2012年元旦,同學聚會。遠望確認、歡呼大叫、擁抱寒暄之後,搜尋相離18年的痕跡,發現曾經或穩重或沉靜或活潑或熱情或水或火般的青春少年的額頭、眼角都被18年的光陰無情的烙上了印跡,包括我。一道道或深或淺的皺紋像冬日雪地裏一道道炫目的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知道,其實,光陰一直悄悄地靜靜地冷冷地在我逐漸增多逐漸深刻的皺紋裏行走,穿過我的黑髮拂過我的面龐,不為人知的留下了不能磨滅的痕跡。
  我還看見,光陰在父親愈來愈少愈來愈白的頭髮裏行走,在母親牙齒脫落愈來愈多直至全部換成假牙的口腔中行走,在婆婆愈來愈蹣跚的腳步中行走,在愛人愈來愈粗糙的寬厚大手中行走,在大姐綻放花朵的眼角行走,在女兒逐漸懂事學會提醒我不要皺眉不要發火的成長中行走……
  光陰像一個魔術師,讓稚嫩的小樹枝繁葉茂,讓含苞的菡萏芬芳豔麗;讓潤滑的軌道銹蝕斑斑,讓車站的站牌失了痕跡;讓淙淙溪水歸於大海,讓皎皎明月落下升起;讓堅強白象站成枯塚,讓滄桑枯松化為塵泥;讓一座老屋逐漸駝背,讓一片土地逐漸消弭……不論我們願意與否。
  不論我們願意與否,我們無法阻止光陰的腳步。在它不緊不慢的行走中,會無聲地接走我們至親至愛的人,讓我們再也看不到他們的腳印,只能在淒迷的夢中尋找依稀的背影;在它淡定從容的行走中,會溫柔地撫平苦難留給我們的痕跡,讓我們從絕望悲傷中清醒,尋找希望快樂的影子;在它悄無聲息的行走中,會善意提醒匆匆行走的人兒,讓我們留意身邊美麗的風景,學會珍惜當下的幸福日子……
  也許有一天,當我們都不在了,光陰還在,它總是堅持不懈、意氣風發的笑著走著。
  走過我們眼角綻放的花朵,走過2012,走過許許多多每天不一樣的日子。
返回列表